天山網訊(通訊員李海珊報道)家住新疆哈巴河縣加依勒瑪鄉的王舉昌老人2014年74歲了,同齡的大爺、大媽們都正是過著子孫環膝,安享清福的生活,但是她卻為終日躺在床上的兒子愁得日夜難安。在加依勒瑪鄉東馬依沙斛村的一座安居房裡找到王舉昌老人時,她正在給躺在床上的兒子喂飯。只見兒子留著濃密的鬍鬚,看到生人雖然嘴唇張合了好幾次,卻說不出話來,還把頭深深地埋在了被子里。老人告訴大家說孩子有自閉症,還是怕見到生人。
  原來,40多年前,王大媽收養了一個男嬰,沒想到孩子竟是個腦癱兒。由於孩子現在沒有任何親人可以照顧,而王大媽又年歲已高,體弱多病,怕自己去世後無人照顧孩子,為養子的今後的生活感到憂心。
  王大媽說,當年自己30多歲了,卻一直沒有孩子,偶然的機會,聽別人說鄰鄉有對夫婦生下了9個孩子,家境貧困無力撫養,欲尋找願意收養的家庭。這對一直渴望有個孩子的王大媽夫婦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驚喜。迫不及待地和介紹人前往鄰鄉,看到這家人過著緊巴巴的生活,7、8口人只有兩床被子,孩子的生母當時還正坐著月子,因為吃的不好又受涼,大人、小孩都拉肚子,只有18天的孩子小屁股上紅紅的,腳上都蹬出了一道深深地血口子,心疼孩子的王大娘感到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。當下就把孩子抱回了家,一晚上一家人圍著孩子,清洗身體、擦藥、搽粉,忙的不亦樂乎,光是喂麥乳粉都喂了四五回,兩口子輪流抱著都捨不得放下。第二天王大媽還為孩子生母家送去了清油、衣服、被子,希望其他孩子也少受些罪。
  孩子的到來為王大娘家帶來了生機,一家人悉心地照顧著孩子,一歲多了發現孩子經常發脾氣,拿上東西就摔。王大娘卻總是笑著,哄著孩子,不忍責備,以為是自己平時太慣著了。直到孩子四歲了還沒有開口叫他們“爸爸”“媽媽”,走路也不正超而且總是打哭一同玩耍的小孩。孩子的異常行為,引起了王大娘的重視,在鄰居的提醒下,他們帶著孩子去醫院做了檢查,檢查結果令人瞠目結舌,孩子竟然患有先天性“腦癱”,這對剛感受到幸福的一家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,兩人痛哭一場後將孩子送回了他的生母家,卻發現孩子的生母因為和生父吵架,已經一氣之下喝敵敵畏自殺了,生父也不知去向,托付給其他親戚吧,實在是放心不下。兩人於心不忍,認為也許這就是和孩子的緣分吧,又將孩子帶回了家。從此,王大媽更加貼心地照料起來,希望孩子能過得快樂一些就好。
  老人說也許是這個孩子帶來的福氣,在她42歲的那年,終於盼來了自己的親生骨肉,生下了一個女兒,這讓一家人的生活更有盼頭了∩是好景不長,因為種種原因,王大娘的丈夫突然提出離婚,好強的王大娘雖然有千萬個不願意,卻無奈也同意了,自己帶著腦癱的養子和年僅3歲的女兒,種地艱難地生活著。懂事的女兒上完初中就開始工作,掙錢補貼家用,想起那段時間,王大媽興奮地對筆者說,雖然剛出去打工工資很低,但是自此以後家裡的油鹽醬醋都不用她操心了,女兒很心疼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腦癱哥哥,貼心的她還常常給哥哥買回去零食。女兒告訴王大媽,如果以後媽媽老了,不在了,自己一定會替她照顧好哥哥,王大媽聽到後別提有多欣慰了。
  天有不測風雲,2009年9月的一天,一場車禍將女兒帶去了天堂,王大媽悲痛欲絕,似乎天塌下來了一樣,覺得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。“我老了,死了就死了,但是我的兒子怎麼辦,誰來照顧他,不能讓他活活凍死餓死。”正是這個養子,支撐起她好好活下去的信念。
  這麼多年來,有很多人勸他把這個“傻子”扔掉,但是她一聽到這個說法就感到頭皮發麻,她說雖然他傻,但是他是個活生生的人,這麼多年來,雖然別人都叫他傻子,王大媽卻總是親切地叫著“群祥”,一直都把他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,怎麼可能扔掉。兒子對王大媽也有特別深厚的感情,他只吃王大媽做的飯。有一次王大媽心臟病犯了,需要住院治療,就拜托鄰居給孩子每天送兩頓飯,剛開始鄰居說孩子一直不肯吃飯,這可愁壞了王大媽了,她住著院,心裡卻一直擔心著兒子,過了兩天鄰居說送去的饊子孩子願意吃,以後每天多送點饊子,她這才安心地住了院,結果一周後回家看兒子,明顯的餓瘦了,為他換洗床單時發現床褥下全是壓碎的饊子,王大媽又感到揪心的疼,從此她再也不會離開兒子超過半天,因為心臟病、高血壓等病每年的兩次住院治療,她都會利用上午時間打針,中午趕緊回去做飯,生怕兒子餓著。
  王大媽告訴筆者,為了方便照顧他,之前自己的床一直在兒子的床鋪旁邊,但是最近4年來,兒子身體狀態也明顯沒有以前好,因為難受,半夜都會大叫,她自己身體也不好,才搬到了旁邊的房間住。
  說起照顧,鄰居都說王大媽為了這個養子可真是吃盡了苦頭。每年10月底以後到來年4月,兒子都一直躺在床上不下床,吃飯要王大媽把碗放在他嘴邊,一勺一勺地喂。住的房子比較陳舊,怕兒子冷,大媽總是為兒子生好爐子,但是有一次因為颳風倒煙,兒子中煤煙了,看見兒子不出聲音,一動不動,可嚇壞了王大媽,急忙找來鄰居一起送往醫院治療,才脫離了危險。給兒子蓋了兩床厚厚的被子,悉心照料,他不肯吃藥,王大媽就把饃饃點開小洞放進去喂兒子吃。
  如今,雖然和兒子兩人能享受到低保和五保戶補助,承包出去的十幾畝地也能每年有四千多的收入,再加上鄉裡為她免費修了一套五十平米的安居番有了合作醫療補助,每月藥費只需自己付200多元,生活基本上能維持下去,但是一想到自己年紀較大,一旦走在兒子前面,兒子生活不能自理,他該怎麼辦,會活活餓死的。她常常向鄰居和住村工作組訴說自己的擔憂。
  每當她感到委屈或身體疼痛難忍時,心裡總是又著急又難過,總是望著兒子,說:“群祥啊,你說我們活著有意義沒,活著能幹嘛呀,只能給政府添麻煩,要是能頂兩條意外死亡的年輕人的命該多好。”可是報以回應的永遠只有一片沉默。
  筆者問她是不是希望通過宣傳尋找政府相關救助機構或好心人收養,王大媽趕忙說:“在我活著的時候還是自己繼續照顧他,只是擔心自己不在了,兒子又不願意接受別人的照顧,他該怎麼辦。”
  說著王大媽淚流滿面,想想剛纔說到自己的辛酸、坎坷經歷都表現出的是一位堅強的七旬老人,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竟還是在這個養子身上。  (原標題:新疆哈巴河縣七旬老人照顧腦癱養子42年不離不棄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傢俱

pl54ply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