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驗記者:夏秀琴
  畢業學校及專業:洛陽師範學院新聞學專業
  從業年齡:6年
  從業理念:最美麗的風景在基層,只有到了一線,才能聞到來自泥土的沁人芬芳。一個不起眼的細節,一句不經意的話語,也許都會引發溫暖的感悟。浸潤著這種溫暖,我希望通過一名記者的擔當,體驗社會百態,做出有生命力、接地氣、冒“熱氣”的新聞來。
  體驗指導老師:洛陽市公安局特殊警務支隊突擊大隊特警陳雲峰、馬志強、霍少兵、梁曉輝、李海峰
  攝影:李書寶
  文字支持:範進通 李輝 陸明放 許鵬飛
  特別鳴謝單位:洛陽市公安局、洛陽市公安局特殊警務支隊、洛陽市公安局特殊警務支隊突擊大隊
  反恐、處突、抓捕、排爆、重大目標安全保衛,與最凶悍的歹徒鬥爭,與最危險的罪犯較量……特警可謂是警察隊伍中的精英,是警界中的最後一道防線,是一支行走在“刀尖”上的力量。2月12日、13日,我走進洛陽市公安局特殊警務支隊突擊大隊,近距離體驗特警的工作和生活,揭開其神秘“面紗”。
  走獨木橋、過障礙、鑽“狗洞” 處處碰壁
  2月12日,穿上警服,我跟著體驗指導老師特警馬志強練習“獨木橋”科目訓練,看著他們在獨木橋上自在飛快地行走,我鼓足勇氣嘗試,卻根本上不了橋,更別說在上面行走了。
  在做橋下的繞樁訓練時,我看到馬志強很靈敏地快速穿過,身體特別協調,靈巧。心想這個肯定很容易吧,就試著鑽進去繞了下,但橋很低,我幾乎快要趴在地面上了,每繞一個樁,都費了很大勁。
  接著是翻越一個兩三米高的障礙。只見一個光滑的木板直立在地面上,馬志強在距離木板一段距離處急速跑了一陣,然後迅速雙腳蹬上木板,雙手扒著木板的上邊緣一下子就翻越過去。我也學著急速跑到木板前,但一看到比我高出很多的直立木板,腿就發軟了,不敢上去。
  接下來是鑽矮板牆訓練,馬志強笑著說,他們戲稱此為“鑽狗洞”。在一個小小的方形的洞口,只見幾名特警很容易地就鑽了過去,我也先把頭和左腿伸進去,但任憑我使出多大力氣,熱得滿頭大汗,也沒鑽過去。
  “嗨嗨……”聲音整齊而有節奏,特警們在練習拳擊。伸出手用力往前打,我也跟著練習“左直拳、右直拳”動作,打了一二十分鐘,感覺胳膊特別酸,而且老是重覆這倆動作,也覺著枯燥沒意思。馬志強說,就這倆動作,他練習了三個月。“拳打千遍 身法自現”,多練習才能找到準確的發力點,更好地制服敵人。
  眉毛掛汗也不敢擦 練狙擊最考驗意志力
  “槍口不要對著人,手指放在扳機護圈外……”2月13日下午,我剛拿到一把95式突擊步槍,很興奮,雙手托著,不自覺地就把手指放在射擊狀態,特警狙擊手陳雲峰立馬糾正我。
  我儘量屏住呼吸,可是手中的狙擊槍還是微微晃動。聚精會神了一二十分鐘,便感覺眼睛酸、胳膊累。 陳雲峰說,當狙擊手要性格平和,安靜,太活潑的做不了。
  “一名狙擊手不管是跑步還是打槍都在和時間做較量,如果你慢了0.1秒,可能躺下死去的那個人就是你。”陳雲峰稱,作為一名狙擊手更要有一擊必中的絕技, 因為狙擊手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只有一次機會,沒有機會開第二槍。首發必中,成為一名狙擊手最重要的要求。
  反覆端槍,反覆出槍,反覆琢磨,快速擊發。為了鍛煉端槍穩定性,他們平常練槍法時,在槍頭上經常掛水壺、掛兩三塊磚頭練習,射擊乒乓球,游戲幣等練習精準度。為了鍛煉毅力和耐心,陳雲峰和其他狙擊手經常會一動不動地在地上趴三四個小時。
  最嚴格的訓練就是在夏天和冬天,夏天地面被太陽烤得火燙,趴在那兒不准動彈,即便是汗珠掛在眉毛上都不准擦。陳雲峰說他們去年在孟津訓練時曾被曬脫皮。冬天天氣很冷,趴在那兒就覺得自己凍僵了,但還是要把食指的力量控制好,精神要高度集中,隨時保持擊髮狀態,待到一聲令下,子彈立即出膛。
  團隊協同作戰嚴禁個人“英雄主義”
  “對樓道進行搜索。”一聲令下,我隨著特警霍少兵和其他幾名特警隊員開始舉著槍、貓著身體,警惕來自上方的危險,向樓道前進。
  在樓道搜索訓練中,有人負責搜索,有人負責攻擊掩護。霍少兵告訴我,這主要是訓練特警們在突發事件中如何處置,危險來自何方,隊員之間如何配合等。
  去年7月份,在洛陽市西工區上陽路一小區發生一起劫持人質案。一名男子因感情糾紛,入戶劫持女友的姨媽和表弟。接到報警後,突擊大隊全體特警攜帶裝備後立即趕赴現場。
  梁曉輝負責奪刀,霍少兵負責控制嫌疑人,陳雲峰負責解救人質,李海峰負責後援等,縝密的分工後,特警隊員立即各就各位,按照各自的分工迅速進入自己的角色,最終順利解救了人質,制伏了犯罪嫌疑人。
  霍少兵說,遇見警情時,首先要上報領導,如果單獨行動,則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,還有可能在你這個地方斷線,接下來的工作就不好開展。特警在工作中,相互協作,對戰友絕對信任,同志們之間配合默契,一個眼神的交流就能知道對方的意思。
  東方今報記者夏秀琴(右一)跟隨特警體驗“樓道搜索”訓練
  防暴槍、催淚彈、 防爆頭盔、警棍、防護盾牌等,在洛陽市公安局特殊警務支隊的倉庫里,先進高端的設備應有盡有。
  我順手拿起一個防護盾牌,感覺特別重,不禁皺了皺眉,有點懷疑提著它是否方便。
  “重也願意掂,這能保護生命安全,不拿的話我就成了盾牌了。”李海峰立馬笑著說。
  霍少兵告訴我,特警比其他警種要危險,怕家人擔心,他每次回家基本上是報喜不報憂。
  訓練、備勤、執行任務,一年四季陪伴家人的時間很少,當特警就意味著奉獻。陳雲峰的孩子幾乎都是由外公外婆照顧,其他特警也一樣,孩子基本上都是由老人帶著。
  手拿防彈盾牌,配上短警棍,一身裝備威武、帥氣、高大。“看起來挺風光的,但我們時時處在危險之中,尤其是晚上,不知道犯罪分子會在何時、何地出現。”但即便如此,年輕的馬志強說他還是熱愛特警這份職業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為找發力點 倆動作練了三個月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傢俱

pl54ply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